蓝缕启山林

关键词:人鱼,纪念日,穿越时空

  文笔真的渣!这是粮少的怨念!其实人鱼这个设定的有无并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为了迎合所谓的关键字……

        沉域,宕炎血海
  阅天机一袭白衣如常,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向主殿,惯例向葬魂皇汇报各项事物。
  主殿内,霸者端坐,手持奏折,而双肩微下斜,却是少有的放松状态。忽而左手一挥,下人会意从内殿搬来软座至桌旁。葬魂皇待来人行至殿门口才放下手中折子,直视来人。
  “臣阅天机拜见魂皇……”
  “谋师,我讲过了,对我你无需行礼,这是我给你的特权。”
  “我知魂皇厚爱,但礼不可废……”
  “好了,过来,坐下再谈。”
  “…是。”
  阅天机不再推辞,前几日月初刚退完鳞,双腿正值修养之期,虽自己不觉如何,但魂皇一片美意焉能辜负?
  每日君臣交谈在寰尘布武是最平常不过的场景,却一直让人倍感温馨。臣子坐于桌旁,神色安然地讲着,其音如流水、如玉石,悦耳而不冷清。霸者闭目倾听,不时与之交谈,声音洪亮浑厚、天生霸气。二人声音正是一高一低,相配非常。
  “谋师,喝点水吧。”语罢,葬魂皇已将倒满茶水的杯子递了过来。
  “多谢魂皇。”阅天机双手接过,轻饮几口,眸中笑意加深,饮进的茶水温度正好,滋润了微哑的嗓子,茶味留香于唇齿。
  “魂皇今日似乎心情甚好?”
  “哈,谋师还记得我们初见之时的景象吗?”
  “当然,”阅天机回忆,“未见之时,魂皇便出乎我意料;见面之后,魂皇之霸气果断能屈能伸让我惊叹,我当时便知自己等到想要等待的人了”
  “未见之时,吾便知谋师声望极高,十年间败尽沉域智者;那日初见,谋师衣袂飘飞,风华绝代,令人难忘。”
  “哈,魂皇谬赞了。”
  “并非客套,这本是我真实想法。谋师,那一日至今也有三年了,入我麾下后谋师一直无论大小事必躬亲,今日便放下俗事,与我共饮一杯吧!”
  “是。”
  花园内,满园净是梅花香,然桃树枝头的三两只桃红与柳枝条吐出的春芽却暗示了初春之景,微风不在是刺骨的寒意而是微凉的、带着暖意的春天的味道。
  君臣二人来到亭中,随意坐下,斟两杯温酒,赏着这幅春景,谈论天高地迥、无限寰宇内的各项奇闻妙事……
  风吹过,带着淡淡的酒香,吹乱了杯中的清酒引起涟漪,也吹乱了饮酒者的心……
  “魂……魂皇?”蓦地被人拦腰抱起,阅天机一惊,醉意散了点。
  “谋师,你醉了,吾送你回去休息。”语气一如既往,不容反驳。
  “但这……”于礼不合,话未说完,挣扎已被葬魂皇压下。
  “谋师刚退完鳞,本便不宜奔波,而且吾早已命他们退下,这一路不会有旁人,放心。”
  “这……好吧,那便麻烦魂皇了。”无奈的语气,仿佛已习惯了。
  “无妨。”语气不变,但上扬的嘴角却表明了一切。
        “谋师,春天到了。”
  “哈,是啊,春天来了。”
  

上面是he下面是be,穿越时空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加上去……就改成了做梦,相当于思维意识的穿越嘛(大概……)

  中域,鹓龙之殿
  王者斜卧于王座,右手撑头,闭目似已睡着,忽而睁眼,细而长的眸中光芒乍现,一股气势震慑人心。
  “谋师……阅天机……”清醒过来后才发觉原来一切都只是梦,是啊,那人早已与自己决裂……
  葬魂皇手扶着额头按摩,或许是酒喝多了,现在头还有点疼。若那人还在,或许刚醒来时桌上就已经放了一碗醒酒汤了吧,然后自己会在那人关心劝慰的语气中饮完汤。
  “哈,既已背叛,吾又何必再想。”语落,刚刚的一丝落寞与失意似是错觉,王者依旧是王者,霸气果敢如初。

入了葬阅坑之后,本来看那么多人站葬阅天真的以为不会缺粮,结果……逢年过节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那么一两个太太时不时发个一两篇(。•ˇ‸ˇ•。)真的心痛的,最后没办法只能自割腿肉了,文笔渣见谅!

写完就被朋友吐槽没有文邹邹的味道,我炸了,立马回她你觉得我像是这种文邹邹的人吗……总之就是想说文笔太渣了,文笔不错的站葬阅的妹纸求割肉,真的要被冷哭了😭
妹子们,你们看我这个没文笔的渣成这样的都有厚脸皮写了,你们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图书馆复习迎考的时候撸的,发完我就去看书︶︿︶,标题废,渣文笔,全文流水账。

还有就是目小的头发问题,黑的?蓝的?
然后我写的是黑发@( ̄- ̄)@
又到了一年两度的期末复习阶段,图书馆与自习室再度成为两大热门宝地。
图书馆内,静悄悄的,时不时传来翻书页的声响。
此刻的我早已整理完笔记,趴在桌子上发呆,并不是很想翻开手边的书看,反正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
大家不是提笔写,就是抱着书死命看,当然,如我身旁这位一有充电宝就开始抱着手机玩球球的是属于极少数的个例。
然后,斜前方的那两位同学吸引了我的视线。
那是一个不易被发现的位置,在大柱子旁边,也就是我这个无聊到伸着脖子趴在桌子上的人能勉勉强强看到一点。
靠窗坐的是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子(当然我不会告诉你要不是刚刚他转过头来和旁边的人说话让我看见了他的脸,我绝壁会以为她是个女的这俩人是一对情侣),旁边是一个穿着蓝衣服的黑发男孩子。一开始,黑头发的拿起两本书放在他们对面桌上 (我估摸着是帮他同学占的位,当然直到最后我走了之后那两个位置依然没人来是后话了)等他做完这些事后,红发男同学早就拿起书开始看了,并且时不时在纸上记录着什么。我眼睁睁地看着黑发男同学坐在离红发男同学一米开外的凳子上一点一点移过去直至两个凳子连在一起,中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黑发男同学整个人就像没骨头一样趴过去了,一手揽着红发男同学的肩膀,一手玩着他的红发,红发男同学挣扎了几下,黑头发的不知道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就摇了摇头好像很无奈的样子,放弃挣扎继续投身看书大业。当然之后全程黑发的同学一直都在骚扰身边的人,一开始这人不耐了还会呵斥他几声(当然我并没有听到声音,只是根据他的动作和神情所做的猜想),后来看他依然我行我素也就随着他了,当真有一种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豪情风采。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的脖子已经承受不了我这样长时间的高难度动作了,再不抬起来就要扭到了。等我休息一会想要再观察一下,发现黑头发的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而我正好看的红头发的同学拿起衣服给他盖好,保证衣服不会掉下去之后才坐回去继续看书。
接下来的,我是真不知道了,因为我要和同学回去了。
不过这两个男孩子的感情真好呀,就算是我和死党之间也没有好到这个地步,至少我是受不了死党这样趴在我身上妨碍我做事的。
明天我还会去图书馆,依旧是那个位置,希望能再看到他们。

标题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大半夜的发完文就睡

521官方发糖系列赤羽大人啊~好想你QAQ,本来打算开车的,然并卵,还是开着我的缩小版儿童自行车吧~~~

“啊呀,原来赤羽大人这般不待见吾呀!吾辛辛苦苦从中原过来接赤羽大人回去,赤羽大人却是皱着眉头,连个笑容都吝啬。唉,吾真是伤心啊!”
“哼~,大侠通知一个月后上戏,而你温皇却两天前告知吾你在过来的路上并且已经订好两张返程的票了。因为你,吾硬是在两天内处理并安排完西剑流的诸多事宜。你说,吾为什么要待见一个让吾两天睡不好觉的人?”
“耶,吾这是相信军师大人的能力啊,果然没让我失望!”
“哼!”赤羽懒得与他计较。
平日里风风火火的人此刻满脸倦容,片刻便扛不住困意沉沉睡去。温皇伸手揽住赤羽的腰,右手轻轻地扶他的头到自己的怀着,指尖触到柔顺的发丝便停下了离开的动作,小指勾起一缕红发把玩。
“信,温皇此生有你,幸矣!”
“呵,是幸于有人为你分担还珠楼工作吧!”睡梦中的人迷迷糊糊听到这一句忍不住呛声。
“哎呀,想不到温皇在你眼中竟是这样的人。赤羽大人,吾好委屈︶︿︶”
然而赤羽却已经再度睡去,不在理会他。
温皇也不在意,继续把玩着怀中人的红发,目光流连着他的睡容。

亲吻残疾人,关爱你我他

“赤羽同学,你知道吗?关爱残疾人,人人有责。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
‌“那个……”
‌“ 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已的生命价值的,残疾人也不例外。 残疾不是某个人的错,他们只是我们中的不幸者…… ”
‌“班长……”
‌“ 残疾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充满了艰难和困苦,我们这些健全的人应该给予他们充分…… ”
‌“闭嘴!”
‌“!!!赤、赤羽同学?”
‌“哈!不好意思。但是班长,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爱残疾人,我们不应该仅是同情而应该从各方面……”
‌“嗯?”
‌“呜呜我只是想说我们班开展了一项'亲吻残疾人,关爱你我他'活动,希望赤羽同学为我们做一个好的开头。”
‌“什么?为什么是我?”
‌“赤羽同学你是学习委员,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努力的方向是指引我们前行的……”
‌“停!你不用说了,我拒绝。”
‌“一盏明灯,是……咦!什、什么?_?为什么?”
‌“因……”
‌“赤羽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冷漠、冷血、冷情、冷眼……”
‌“……”
‌“你知道残疾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寒冷吗?人们只是给予他们同情、怜悯,却不知他们被这些目光看的更加自卑,更加无地自容……”
‌“……”
‌“ 你轻轻的一个吻或许就能让他们重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信任 ……”
‌“我……”
‌“这都是因为爱啊!爱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啊!他们总会从中汲取能量,获得希望……”
‌“……”
‌“ 正因为爱,所以会有创造的喜悦,正因为有创造的喜悦,所以老师对教育、对学生更加充满爱的情感……”
‌“……”
‌“ 父母给予了我们关爱,他们的爱是伟大的!我们自己也要学会关爱,关爱别人,关爱自己,更加关爱残疾人……”
‌“我答应了。”
‌“只要让残疾人的内心照进一点阳光……咦咦!真的吗?赤羽同学你真是个好人,社会正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人……”
‌“班长,我一会有事,你……”
‌“啊!!不好意思赤羽同学,打扰你这么久了,我们明天在教室集合然后一起去广场开展我们的……”
‌“我知道了,班长。先走了,再见!”
‌“赤羽同学明天见,千万不要忘记了……”

‌翌日。
‌“班长,我们已经等了2个小时了,我等会儿就要走了”
‌“赤羽同学你再等等,一定会有残疾人路过的。嘤嘤嘤明明平时路过的残障人士很多的,怎么今天……”
‌minutes~
‌“班长,我真的要走了。”
‌“不,赤羽同学你再等等再等等嘛。啊!赤羽同学你看,那里有一个盲人,就是穿蓝衣服的那个。”
‌“你怎么知道他是盲人?如果人家不是呢←_←”
‌“怎么可能?他的眼睛那么小肯定是因为治眼盲而眼科手术做多了。真的,我有见过这样的病例!”
‌“……”
‌“赤羽同学你快上啊,让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

‌“额,咳咳!你好,我们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我们班正在……请你配合一下好吗?”
‌“什么?亲吻残疾人活动!但是……”
‌啵!
‌双唇接触的那一刹那,二人仿佛被电到,皆愣住了。
‌咔嚓!
‌瞬间回神,两人后退一步,尴尬不已。
‌赤羽此刻才注意到对方眼睛虽是小了点,但却还是很有神的,于是他意识才到,
‌“咳,不好意思,我们好像找错人了。”
‌“啊,我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打算献给妻子初吻竟然就这样被你夺去了,同学你要赔我。”
‌赤羽此刻心里简直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劳资的初吻也没了好伐!
‌“那你要怎样?”
‌“先认识一下吧,同学。我是生物系的神蛊温皇。今年22岁,目前单身,有一处神蛊峰房产,多次发表过论文获奖……”
‌赤羽皱眉,不知他为何说的如此详细,连他家有多少亲戚都说了一遍。
‌“同学,你清楚了吗?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不用。你好,我是金融系的赤羽信之介。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留个号码吧赤羽,或者我给你留个。赤羽走慢点,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