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缕启山林

这是一个非专业的布袋戏木偶的保养经验贴

竹珣君:

码一下


逝夜白:



最近身边的姑娘们问的多了,为了给我自己省点事,所以我决定码字发帖一次解决。




以下是自己十年的养偶及外拍经验。Q&A在最后面。




 




BY:逝夜白




 




首先,这个不是教程贴,是个人经验总结甚至可以算是科普而已,鄙人也不专业,专业问题欢迎指导,或请直接问询精品店




养偶这事属于因时制宜,因地制宜。所以个人觉得经验贴不可全信亦不可不信,所以哪些可取,哪些需要自行创造条件,自己斟酌着办。




 




其次,对新手来说,不用太过紧张,谈及色变,七七八八的手足无措。




再次,不用太矫情,稍微弄折一根头发都心疼的要死要活,恨不得买个恒温箱,恨不得当成国家级博物馆里的文物供起来,这个真没必要,没那么娇贵,注意抓住养护重点就好。其实可恢复的都是小事。所谓的大事是指有损后不可恢复的部分。




最后,觉得说的不对的可以提。掐就免了。




----------------------------------------------------------------------------




首先是我自己的养偶环境数据:




1.本人坐标上海,上海地区据我这十年来的观察,家中常年湿度数据是60%左右,相对均衡无变化,梅雨季节可能会有几天80%左右,冬季最干燥时40%左右。




2.家里最老的偶年龄10年,大陆来讲算比较早,目前只有一只9年左右的偶有轻微裂金油,不仔细看看不出。其他的都无任何问题。刻偶师傅相关的留最后讲。




数据仅供参考




----------------------------------------------------------------------------




 







  • 偶头部分







 




木偶的组成部分:空偶头+造型(头发头饰妆面)+偶衣+手脚




除了偶头部分其实都是可恢复可重塑的,所以其实说养偶说的主要是偶头部分的养护。




 




1.注意温度“骤变”。这是养偶最重要的一项,比什么都重要,划重点。




注意我用的是“骤变”这个词,并且我要再强调三次。




 




温度骤变最容易发生的时间段是冬季。夏季相对好一些但也要注意。




 




南方地区(福建,深圳,广州等)天气本来就很暖和,所以冬季不需要空调,所以问题不大。




中部地区(江浙沪,两湖,四川,长江沿线等)没有暖气,但冬季还是很冷,所以会开空调,需要注意。




北方(所有冬天国家供暖的地方)冬季室内外温差有些能有40-50摄氏度,尤其需要注意。




 




温度骤变不只是容易“开裂”,如果严重的还可能会“爆管”




开裂指的是偶的粉底开裂(不知道粉底是什么的可以自行学习一下这里不讲了)




爆管指的是偶头内的机关冲破偶头外壁(一般是太阳穴位置)有明显凸起




【PS:可能有些地方对这些词汇的定义不同,这里指的爆管是伤及偶骨的那种。】




 




【粉底开裂可以送回刻偶师傅处“重粉”来补救,但重粉后通常会有面部的变化,差异大的甚至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两个面孔。有些会变好看,有些会变难看,两种可能性都有,一般师傅会尽力帮你粉好看。但肯定不是你一开始买的那个样子了,至于过程:拆掉所有的造型,放进药水里面去掉原先的残留粉底,之后再重新来过。所以你需要负担的是“重粉+重新造型”的费用。




这个“宛若新生”的过程对纠结品相的道友来说简直是地狱,但对不纠结的人以及脸盲症那就无所谓。以及如果你看得开,那也没关系。




粉底这东西师傅们一直在革新配方,研究新的,十年前的跟现如今的已经完全不同,虽然新的粉底还没有经过时间验证,但比十年前的确实更好看,更哑光质感,更接近真人肤色。所以总结下来就是,时代在进步,顺其自然不要太纠结就好。】




 




【爆管的话,这就没救了,因为损伤的不是表面,是偶骨。木偶毕竟是木材质的。损伤表面还有修复可能,但损伤偶骨那就只能更换偶头】




 




所以,“不要将你的木偶在室内外温差太大的情况下,没有任何防护,直接抱出门。”无论是暖气房还是空调房都一样。




如果一定要在这种状况下带出门,记得裹好偶头放进偶包。尤其是北方道友冬季温差能有40-50度的那种(你们懂的)。




去了室外也要等温度相对稳定数小时后再从包里拿出来。反过来也一样,从室外带回家时也要注意包好放好再带进屋。




不要外拍结束一个开心就放飞自我,直接拿进屋了。那就有的你哭了。




 




2. 湿度




湿度变化的影响相对没有那么迅速,但长期放在潮湿的地方,容易发霉,起泡,而长期放在太干燥的地方容易开裂。




木偶的偶头,本质其实就是漆上了特殊“油漆”的木头,虽然这么讲有点可怕。但我觉得认清本质更容易理解。想想你家里的木质家具们。




最合适的湿度是40%-60%,如果你给它的保存环境长期超过80%湿度那你要准备的是干燥剂。




 




3.外拍




了解了以上两点,日常养护注意温湿度变化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里说一下外拍的事项。




 




外拍通常大家会选择天气好的时候出门,春秋两季是首选。




 




注意不要将你的木偶放在“阳光下”暴晒




 




选择相对有遮阴的地方摆放。如果一定要在阳光下拍,请选择阳光相对不太强烈的时间段以及时间请不要过长,拍完几张照片尽快回到阴凉处就好。




再好的粉底也经不起外拍时的大太阳。所以夏季请尽量不出门,冬季请斟酌着办。偶尔被水打湿什么的问题不大快点擦干就好。




 




注意外拍时不要让未接触过偶的围观群众随意咸猪手,因为他们不懂,出了问题很难究责。




 




注意在风大的时候找些石头压住姿势架的底座以免意外发生。




 




4,室内




最好的保存方案我的经验是包好放进偶包套好防尘塑料袋再放进壁橱。但漂亮的偶买回家你可能觉得你要随时看见,那你可以准备一个相对密封较好的玻璃柜,或者是其他不常打开的木柜子(包括木衣柜)。看个人经济条件来定。




不用奇思妙想买个保温箱什么的,没那么夸张的。




 




中部至南方地区其实大部分朝南的房子,有阳台隔开的那种,室内条件都还不错,即便散养也没什么问题,我个人就是很随意的摆在衣柜里或者床头,你可以像我一样,但,不是每个季节都可以。




 




太干燥时请自备加湿器(别对着偶直接喷水)或者其他增湿设备(比如一小碗水摆在柜子里,前阵子还有看见卖其他品种自然挥发的加湿器,这个自行研究就好),总之保持环境相对均衡,建议买个温湿度计摆在家里,不需要太贵,偶尔关注一下,非常好用。




 




有暖气的室内请远离供暖设备,空调房请不要对着空调风吹。隔着柜子也不行,那即便是上了大漆的古琴都受不了更何况木偶。




 




温度湿度合适并稳定理论上冬季也可以拿出来,但尽量不拿更好。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夏季跟冬季尽量不玩,春秋两季随意。




 




5.其他




我算是经常喜欢去外拍,而且四处跑的一个人。近的地方上海的每个公园我都去过,远的地方北京,甚至青海湖,海拔四千米的茶卡盐湖都带着偶去了。问题都不大。北京及青海这类北方地区特别干燥,白天阳光紫外线强烈,到了夜晚温差还很大。所以外拍要尽早结束,并且晚上我会自备一盆水或者湿毛巾摆在酒店内。




总的来说,外拍对偶肯定会有或多或少的损伤,但买回家完全不动也很可惜,所以是否经常带出门要看个人的想法了。




以上数据经验仅供参考。








 6 刻偶师的粉底




玩偶的道友我默认都是喜欢木偶,会去欣赏并研究它的,了解刻偶师傅我觉得也是挺重要的事。不要觉得无所谓。所谓玩一行通一行,既然喜欢何妨多研究研究。当然我也遇到过直接一句话说死:自己接个角色而已,不需要了解刻偶师傅的。所以这类非必要知识面的拓展看个人兴趣,我会研究也只是因为我除了戏剧,也喜欢木偶这种艺术品本身的灵气。




除了风格上的不同,其实各家所用的“机关”,“粉底”都会有所不同。




圈内比较好的粉底个人觉得还是刘氏和君皇,相对稳定不容易出问题。其他偶师这里不说了。




偶粉底的好坏一边是偶主经过时间验证,一边是师傅的配方影响。有口皆碑的君皇我见过裂的一塌糊涂的,但自家的六铢衣跟朋友家的苍这么多年也没出过问题。有些木偶,师傅粉偶时的环境和是否精细就决定了它的耐受度,有些则是后期偶主保养出现问题。




所以粉底的好坏没办法一句话说死谁家的一定最好或者谁家的一定不好。这方面建议萌新还是多向偶圈朋友了解。




 




木偶时间久了总归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持续的爱它们,并保持平常心比较好。正常来讲十年内是不太会出大的问题的,但是时间长了多少会有轻微裂金油或者是直接裂粉底。具体的损伤程度要向专业的精品店或者师傅们去咨询。如果情况不严重的不建议瞎折腾重粉一类,都是不能看了才去。即便重新造型也是多少容易有损伤的。所以换造型的次数也不宜过多。




 







  • 造型部分







造型部分指的是偶的头发,饰品,睫毛,妆面这些。




这些都是可以修改重塑的,所以平常不需要太在意。尽量不碰坏就好。实在不小心弄坏了是可以送回去修理的。




小贴士:新偶回家可以用透明指甲油把金属片涂一遍,可以防止它久了之后氧化变色。




 




1.饰品:有的时候有些角色会出现饰品或偶衣料子绝版的问题,这时候精品店会找寻替代材料。玩自创的朋友可能比较不在意原版,但剧圈道友尤其是初接触偶的一般都会比较在意,实在很在意到不能活的,你可以尽早屯起来。以免绝版后水涨船高。




小贴士:如果有不够牢固掉落的饰品,买保利龙胶水,用牙签弄一点粘回去就好,这种胶水慢干,粘稠度高,干后透明,但是,干透了超级牢固。所以慎用慎用慎用。可以沾金属片等饰品,道具,但千万不要用来沾头发。或者有些可以用热熔胶,但是热熔胶时间久了还是会脱落。用哪一种胶水取决于你要粘什么东西。




 




2.妆面:妆面的修改最好是在空偶头未造型的时候定好并修改,之后才会做造型。眼睫毛是随时都可以换的。玩娃的都懂,有专用的睫毛胶。




 




3 头发:不要紧张到一根头发掉了折了都尖叫,这种小事情别矫情了,随它去吧。但也不要没事给自家大偶编个辫子烫个卷发剪个头发玩玩什么的,自己瞎折腾。




 




小贴士




1.:准备小号气垫多齿梳,梳头发的时候从发梢开始轻轻梳。但记得你的另一只手一定要帮忙带着,不要单手去给偶梳头发,毕竟头发都是粘上去的,即便真人头发长了,直接梳也很容易掉落。




最近科技进步,基友推荐了一种叫:音波振动磁气折叠电动梳的东西,这个也行。




带出门外拍前可以用丝带稍微捆一下(别用皮筋)减少你外拍时梳头发的时间。




理论上来讲不推荐护理液的使用,因为其实用后更容易粘灰。如果你一定要用不用不行,可以去买专用的假发护理液,或者用一点点金纺兑大量的水(比例至少100:1)用手试探,要感觉不出特别滑才可以。不会配的还是直接买的好。




 




2.:如果确实头发掉了一整缕,买白乳胶,也叫白胶。或者其他干后透明的慢干胶去修补。包括某些容易起毛的部位-比如美人尖。个人喜欢用白乳胶,慢干,透明,而且粘稠度低,比较轻盈,适合修补头发丝。




 




3.:如果头发折的比较多,已经到了你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用低温50-75的夹板夹,不推荐新手尝试,如果一定要这么做,请你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个人觉得没到那地步就不要太在意,随它去。整体过得去就好了。 (卷发的造型除外)




 




 




三  拿偶的正确姿势:




标准的拿偶姿势就是“掐脖子”,这个教学课程很多,微博自己搜索吧。霹雳官方也有发视频。猫叔姿势架教学视频什么的。




别觉得难堪,因为这样才最安全。没什么难堪的,划重点,学习正确的拿偶取偶姿势很重要。




 




 




 




四 结语




1 养偶不用恐惧,他们没那么娇气。但必须注意的东西要牢记,轻拿轻放,日常注意温湿度变化,千万别放飞自我一失足成千古恨。




 




2 除了偶头的安全,一切都是浮云,但是偶头千万照顾好。




 




3 爱就长情一点,多学习多研究,虚心请教不丢人,自以为是或者满不在乎才可怕。




 




一张贴写不完所有的东西,只能写些我想得到的基础事项,这里也只是个人总结,不专业,所以专业的问题还是要问专业人士。多咨询精品店或者你认识的懂偶的人也是一个好办法。相信每个偶主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跟经验。多交流多取经。




 




补充一个关于新偶跟老偶的对比:




十年前的偶一般会有明显的粉底层+金油层。金油层就是偶头表面油光发亮的那层透明漆。(老剧里面,或者参见我家九皇素那种)。那时期的偶大概是第三代?我记不清了,木偶整体长度在60CM左右。所以有的时候我们说细微拍照拍不出的裂纹一般是金油裂,特别明显肉眼拍照可见黑色的才是粉底裂。




到了神州时期至天启时期大概是第四代(记错了不负责)这时期偶头明显变大了一圈,长度也到了65-70CM,以及这时期的粉底,尤其是君皇的,参考六銖衣,已经开始变得更仿真人皮肤,但肤色还没有调整的特别完善。




之后四年我出坑了,再回来时是斩魔录时期,木偶已经又一次换代,木偶的粉底已经全部完成粉底的革新。非常哑光,肉眼不可见当年的金油层,但每家不同。偶的长度也已经大到了95CM。




去年我见到了君皇最新的粉底,肤质有大的颗粒状,表层类似墙壁的粉质漆,非常漂亮,质感也很好。据说邱师傅有把偶头放进冰柜去测试粉底的耐受度。个人觉得他是非常有钻研精神的刻偶师傅之一。




刘氏的粉底也变得哑光质感,但因我还没有见过实物,只能说看起来比较光滑。




洪有聪的新粉底参考基友家凯旋侯,有轻微光亮,表面有细微颗粒,但整体感觉比较脆,像一层壳,个人不是特别喜欢,不像君皇粉一直给人很软黏着性很强的感觉。




其他师傅的粉底目前还没有见到太多,据打听苏轩宾师傅目前在闭门研究新粉底中,没有签约新剧的刻偶。




年纪大了不太出门聚会。所以没有更多信息了。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家里的偶经过这么些年,回坑之后我也都一一抱出来修整过,有的粘了头发饰品,有的换了造型。十年前我总是在想他们哪一天真的裂了我会不会哭,结果十年过去却发现自己无比淡然,因为已经习惯了他们的陪伴,岁月的痕迹并不会影响到我对他们的感情。




 




来自我家萌新妹妹们的Q&A的补充:







  1. 可以……去海边或山顶吗(:з っ )っ







我海拔四千米都去过了你觉得什么山顶你不能去,如果你要去喜马拉雅山就当我没说过。




海边的话风太大,注意压好别被吹倒了,或者被海浪卷走了就行。




 




2 头发上落了灰尘怎么办(:з っ )っ




求求你每次玩够了尽快用防尘塑料袋套好。不要把他摆在仓库里积灰。对他好一点,放柜子里或者偶包里,实在外出回来有灰尘轻轻用嘴吹掉,用软毛笔轻轻刷一下,别用热吹风机对着吹就行。轻微的灰尘就不要矫情了。




 




3 下雪是不是不能带出门?雪天可以外拍吗?




最好不带,因为有一定风险,但也有很多人拍过,尽量选择晴朗的积雪天,并且一定要注意室内外温差,实在零下几十度的那种地方您还是省省力气,毕竟没谁试过。




 




4 用水可以擦脸吗,会不会把妆擦掉,脸脏了怎么办呀(:з っ )っ




一般最为保护的就是偶的脸,不要碰触任何硬物,不要摔倒,拿偶的时候也尽量别碰他的脸,所以除非你喜欢在他脸上乱写乱画,否则一般来讲,偶表面有光滑的粉底,不会脏。一定要擦的话尽量用干的纸巾轻轻擦,有灰吹吹就好,湿纸巾少用。。擦擦克林千万别往脸上用,擦擦手可以。




补充一下君皇的新粉底由于挺粉质表面的,个人感觉似乎比老偶那种光滑的要不耐脏,所以最好别打湿别用湿的东西擦。而且尽量不要用手去一直摸。但不过我家的新偶还未到家,暂时还没仔细研究。等到家了感受过了再补充过来吧。




 




5 可以上嘴亲吗?




你自己的偶,你喜欢或者一定要这么做的话.....可以.....记得别涂口红




 




6 脸上有什么地方妆面特别容易掉的?




只有腮红久了会自然变淡或消失,其他不会。至少我家的十年过去并没有掉....




 




7 偶衣可以洗吗?




不可以,脏了请重新买一件。




 




8 可以抱着睡觉吗?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那好吧。不怕弄坏造型的话,可以。你睡觉确实够老实不会对他踢拳打脚踢的话,可以。




 




 


关键词:人鱼,纪念日,穿越时空

  文笔真的渣!这是粮少的怨念!其实人鱼这个设定的有无并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为了迎合所谓的关键字……

        沉域,宕炎血海
  阅天机一袭白衣如常,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向主殿,惯例向葬魂皇汇报各项事物。
  主殿内,霸者端坐,手持奏折,而双肩微下斜,却是少有的放松状态。忽而左手一挥,下人会意从内殿搬来软座至桌旁。葬魂皇待来人行至殿门口才放下手中折子,直视来人。
  “臣阅天机拜见魂皇……”
  “谋师,我讲过了,对我你无需行礼,这是我给你的特权。”
  “我知魂皇厚爱,但礼不可废……”
  “好了,过来,坐下再谈。”
  “…是。”
  阅天机不再推辞,前几日月初刚退完鳞,双腿正值修养之期,虽自己不觉如何,但魂皇一片美意焉能辜负?
  每日君臣交谈在寰尘布武是最平常不过的场景,却一直让人倍感温馨。臣子坐于桌旁,神色安然地讲着,其音如流水、如玉石,悦耳而不冷清。霸者闭目倾听,不时与之交谈,声音洪亮浑厚、天生霸气。二人声音正是一高一低,相配非常。
  “谋师,喝点水吧。”语罢,葬魂皇已将倒满茶水的杯子递了过来。
  “多谢魂皇。”阅天机双手接过,轻饮几口,眸中笑意加深,饮进的茶水温度正好,滋润了微哑的嗓子,茶味留香于唇齿。
  “魂皇今日似乎心情甚好?”
  “哈,谋师还记得我们初见之时的景象吗?”
  “当然,”阅天机回忆,“未见之时,魂皇便出乎我意料;见面之后,魂皇之霸气果断能屈能伸让我惊叹,我当时便知自己等到想要等待的人了”
  “未见之时,吾便知谋师声望极高,十年间败尽沉域智者;那日初见,谋师衣袂飘飞,风华绝代,令人难忘。”
  “哈,魂皇谬赞了。”
  “并非客套,这本是我真实想法。谋师,那一日至今也有三年了,入我麾下后谋师一直无论大小事必躬亲,今日便放下俗事,与我共饮一杯吧!”
  “是。”
  花园内,满园净是梅花香,然桃树枝头的三两只桃红与柳枝条吐出的春芽却暗示了初春之景,微风不在是刺骨的寒意而是微凉的、带着暖意的春天的味道。
  君臣二人来到亭中,随意坐下,斟两杯温酒,赏着这幅春景,谈论天高地迥、无限寰宇内的各项奇闻妙事……
  风吹过,带着淡淡的酒香,吹乱了杯中的清酒引起涟漪,也吹乱了饮酒者的心……
  “魂……魂皇?”蓦地被人拦腰抱起,阅天机一惊,醉意散了点。
  “谋师,你醉了,吾送你回去休息。”语气一如既往,不容反驳。
  “但这……”于礼不合,话未说完,挣扎已被葬魂皇压下。
  “谋师刚退完鳞,本便不宜奔波,而且吾早已命他们退下,这一路不会有旁人,放心。”
  “这……好吧,那便麻烦魂皇了。”无奈的语气,仿佛已习惯了。
  “无妨。”语气不变,但上扬的嘴角却表明了一切。
        “谋师,春天到了。”
  “哈,是啊,春天来了。”
  

上面是he下面是be,穿越时空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加上去……就改成了做梦,相当于思维意识的穿越嘛(大概……)

  中域,鹓龙之殿
  王者斜卧于王座,右手撑头,闭目似已睡着,忽而睁眼,细而长的眸中光芒乍现,一股气势震慑人心。
  “谋师……阅天机……”清醒过来后才发觉原来一切都只是梦,是啊,那人早已与自己决裂……
  葬魂皇手扶着额头按摩,或许是酒喝多了,现在头还有点疼。若那人还在,或许刚醒来时桌上就已经放了一碗醒酒汤了吧,然后自己会在那人关心劝慰的语气中饮完汤。
  “哈,既已背叛,吾又何必再想。”语落,刚刚的一丝落寞与失意似是错觉,王者依旧是王者,霸气果敢如初。

入了葬阅坑之后,本来看那么多人站葬阅天真的以为不会缺粮,结果……逢年过节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那么一两个太太时不时发个一两篇(。•ˇ‸ˇ•。)真的心痛的,最后没办法只能自割腿肉了,文笔渣见谅!

写完就被朋友吐槽没有文邹邹的味道,我炸了,立马回她你觉得我像是这种文邹邹的人吗……总之就是想说文笔太渣了,文笔不错的站葬阅的妹纸求割肉,真的要被冷哭了😭
妹子们,你们看我这个没文笔的渣成这样的都有厚脸皮写了,你们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图书馆复习迎考的时候撸的,发完我就去看书︶︿︶,标题废,渣文笔,全文流水账。

还有就是目小的头发问题,黑的?蓝的?
然后我写的是黑发@( ̄- ̄)@
又到了一年两度的期末复习阶段,图书馆与自习室再度成为两大热门宝地。
图书馆内,静悄悄的,时不时传来翻书页的声响。
此刻的我早已整理完笔记,趴在桌子上发呆,并不是很想翻开手边的书看,反正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
大家不是提笔写,就是抱着书死命看,当然,如我身旁这位一有充电宝就开始抱着手机玩球球的是属于极少数的个例。
然后,斜前方的那两位同学吸引了我的视线。
那是一个不易被发现的位置,在大柱子旁边,也就是我这个无聊到伸着脖子趴在桌子上的人能勉勉强强看到一点。
靠窗坐的是一个红头发的男孩子(当然我不会告诉你要不是刚刚他转过头来和旁边的人说话让我看见了他的脸,我绝壁会以为她是个女的这俩人是一对情侣),旁边是一个穿着蓝衣服的黑发男孩子。一开始,黑头发的拿起两本书放在他们对面桌上 (我估摸着是帮他同学占的位,当然直到最后我走了之后那两个位置依然没人来是后话了)等他做完这些事后,红发男同学早就拿起书开始看了,并且时不时在纸上记录着什么。我眼睁睁地看着黑发男同学坐在离红发男同学一米开外的凳子上一点一点移过去直至两个凳子连在一起,中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黑发男同学整个人就像没骨头一样趴过去了,一手揽着红发男同学的肩膀,一手玩着他的红发,红发男同学挣扎了几下,黑头发的不知道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就摇了摇头好像很无奈的样子,放弃挣扎继续投身看书大业。当然之后全程黑发的同学一直都在骚扰身边的人,一开始这人不耐了还会呵斥他几声(当然我并没有听到声音,只是根据他的动作和神情所做的猜想),后来看他依然我行我素也就随着他了,当真有一种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的豪情风采。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的脖子已经承受不了我这样长时间的高难度动作了,再不抬起来就要扭到了。等我休息一会想要再观察一下,发现黑头发的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而我正好看的红头发的同学拿起衣服给他盖好,保证衣服不会掉下去之后才坐回去继续看书。
接下来的,我是真不知道了,因为我要和同学回去了。
不过这两个男孩子的感情真好呀,就算是我和死党之间也没有好到这个地步,至少我是受不了死党这样趴在我身上妨碍我做事的。
明天我还会去图书馆,依旧是那个位置,希望能再看到他们。

标题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大半夜的发完文就睡

521官方发糖系列赤羽大人啊~好想你QAQ,本来打算开车的,然并卵,还是开着我的缩小版儿童自行车吧~~~

“啊呀,原来赤羽大人这般不待见吾呀!吾辛辛苦苦从中原过来接赤羽大人回去,赤羽大人却是皱着眉头,连个笑容都吝啬。唉,吾真是伤心啊!”
“哼~,大侠通知一个月后上戏,而你温皇却两天前告知吾你在过来的路上并且已经订好两张返程的票了。因为你,吾硬是在两天内处理并安排完西剑流的诸多事宜。你说,吾为什么要待见一个让吾两天睡不好觉的人?”
“耶,吾这是相信军师大人的能力啊,果然没让我失望!”
“哼!”赤羽懒得与他计较。
平日里风风火火的人此刻满脸倦容,片刻便扛不住困意沉沉睡去。温皇伸手揽住赤羽的腰,右手轻轻地扶他的头到自己的怀着,指尖触到柔顺的发丝便停下了离开的动作,小指勾起一缕红发把玩。
“信,温皇此生有你,幸矣!”
“呵,是幸于有人为你分担还珠楼工作吧!”睡梦中的人迷迷糊糊听到这一句忍不住呛声。
“哎呀,想不到温皇在你眼中竟是这样的人。赤羽大人,吾好委屈︶︿︶”
然而赤羽却已经再度睡去,不在理会他。
温皇也不在意,继续把玩着怀中人的红发,目光流连着他的睡容。

亲吻残疾人,关爱你我他

“赤羽同学,你知道吗?关爱残疾人,人人有责。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
‌“那个……”
‌“ 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已的生命价值的,残疾人也不例外。 残疾不是某个人的错,他们只是我们中的不幸者…… ”
‌“班长……”
‌“ 残疾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成长道路上充满了艰难和困苦,我们这些健全的人应该给予他们充分…… ”
‌“闭嘴!”
‌“!!!赤、赤羽同学?”
‌“哈!不好意思。但是班长,你到底想说什么?”
‌“关爱残疾人,我们不应该仅是同情而应该从各方面……”
‌“嗯?”
‌“呜呜我只是想说我们班开展了一项'亲吻残疾人,关爱你我他'活动,希望赤羽同学为我们做一个好的开头。”
‌“什么?为什么是我?”
‌“赤羽同学你是学习委员,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努力的方向是指引我们前行的……”
‌“停!你不用说了,我拒绝。”
‌“一盏明灯,是……咦!什、什么?_?为什么?”
‌“因……”
‌“赤羽同学,你怎么能这样冷漠、冷血、冷情、冷眼……”
‌“……”
‌“你知道残疾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寒冷吗?人们只是给予他们同情、怜悯,却不知他们被这些目光看的更加自卑,更加无地自容……”
‌“……”
‌“ 你轻轻的一个吻或许就能让他们重新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信任 ……”
‌“我……”
‌“这都是因为爱啊!爱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啊!他们总会从中汲取能量,获得希望……”
‌“……”
‌“ 正因为爱,所以会有创造的喜悦,正因为有创造的喜悦,所以老师对教育、对学生更加充满爱的情感……”
‌“……”
‌“ 父母给予了我们关爱,他们的爱是伟大的!我们自己也要学会关爱,关爱别人,关爱自己,更加关爱残疾人……”
‌“我答应了。”
‌“只要让残疾人的内心照进一点阳光……咦咦!真的吗?赤羽同学你真是个好人,社会正是因为有了你这样的人……”
‌“班长,我一会有事,你……”
‌“啊!!不好意思赤羽同学,打扰你这么久了,我们明天在教室集合然后一起去广场开展我们的……”
‌“我知道了,班长。先走了,再见!”
‌“赤羽同学明天见,千万不要忘记了……”

‌翌日。
‌“班长,我们已经等了2个小时了,我等会儿就要走了”
‌“赤羽同学你再等等,一定会有残疾人路过的。嘤嘤嘤明明平时路过的残障人士很多的,怎么今天……”
‌minutes~
‌“班长,我真的要走了。”
‌“不,赤羽同学你再等等再等等嘛。啊!赤羽同学你看,那里有一个盲人,就是穿蓝衣服的那个。”
‌“你怎么知道他是盲人?如果人家不是呢←_←”
‌“怎么可能?他的眼睛那么小肯定是因为治眼盲而眼科手术做多了。真的,我有见过这样的病例!”
‌“……”
‌“赤羽同学你快上啊,让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

‌“额,咳咳!你好,我们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我们班正在……请你配合一下好吗?”
‌“什么?亲吻残疾人活动!但是……”
‌啵!
‌双唇接触的那一刹那,二人仿佛被电到,皆愣住了。
‌咔嚓!
‌瞬间回神,两人后退一步,尴尬不已。
‌赤羽此刻才注意到对方眼睛虽是小了点,但却还是很有神的,于是他意识才到,
‌“咳,不好意思,我们好像找错人了。”
‌“啊,我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打算献给妻子初吻竟然就这样被你夺去了,同学你要赔我。”
‌赤羽此刻心里简直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劳资的初吻也没了好伐!
‌“那你要怎样?”
‌“先认识一下吧,同学。我是生物系的神蛊温皇。今年22岁,目前单身,有一处神蛊峰房产,多次发表过论文获奖……”
‌赤羽皱眉,不知他为何说的如此详细,连他家有多少亲戚都说了一遍。
‌“同学,你清楚了吗?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不用。你好,我是金融系的赤羽信之介。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留个号码吧赤羽,或者我给你留个。赤羽走慢点,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