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缕启山林

关键词:人鱼,纪念日,穿越时空

  文笔真的渣!这是粮少的怨念!其实人鱼这个设定的有无并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为了迎合所谓的关键字……

        沉域,宕炎血海
  阅天机一袭白衣如常,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向主殿,惯例向葬魂皇汇报各项事物。
  主殿内,霸者端坐,手持奏折,而双肩微下斜,却是少有的放松状态。忽而左手一挥,下人会意从内殿搬来软座至桌旁。葬魂皇待来人行至殿门口才放下手中折子,直视来人。
  “臣阅天机拜见魂皇……”
  “谋师,我讲过了,对我你无需行礼,这是我给你的特权。”
  “我知魂皇厚爱,但礼不可废……”
  “好了,过来,坐下再谈。”
  “…是。”
  阅天机不再推辞,前几日月初刚退完鳞,双腿正值修养之期,虽自己不觉如何,但魂皇一片美意焉能辜负?
  每日君臣交谈在寰尘布武是最平常不过的场景,却一直让人倍感温馨。臣子坐于桌旁,神色安然地讲着,其音如流水、如玉石,悦耳而不冷清。霸者闭目倾听,不时与之交谈,声音洪亮浑厚、天生霸气。二人声音正是一高一低,相配非常。
  “谋师,喝点水吧。”语罢,葬魂皇已将倒满茶水的杯子递了过来。
  “多谢魂皇。”阅天机双手接过,轻饮几口,眸中笑意加深,饮进的茶水温度正好,滋润了微哑的嗓子,茶味留香于唇齿。
  “魂皇今日似乎心情甚好?”
  “哈,谋师还记得我们初见之时的景象吗?”
  “当然,”阅天机回忆,“未见之时,魂皇便出乎我意料;见面之后,魂皇之霸气果断能屈能伸让我惊叹,我当时便知自己等到想要等待的人了”
  “未见之时,吾便知谋师声望极高,十年间败尽沉域智者;那日初见,谋师衣袂飘飞,风华绝代,令人难忘。”
  “哈,魂皇谬赞了。”
  “并非客套,这本是我真实想法。谋师,那一日至今也有三年了,入我麾下后谋师一直无论大小事必躬亲,今日便放下俗事,与我共饮一杯吧!”
  “是。”
  花园内,满园净是梅花香,然桃树枝头的三两只桃红与柳枝条吐出的春芽却暗示了初春之景,微风不在是刺骨的寒意而是微凉的、带着暖意的春天的味道。
  君臣二人来到亭中,随意坐下,斟两杯温酒,赏着这幅春景,谈论天高地迥、无限寰宇内的各项奇闻妙事……
  风吹过,带着淡淡的酒香,吹乱了杯中的清酒引起涟漪,也吹乱了饮酒者的心……
  “魂……魂皇?”蓦地被人拦腰抱起,阅天机一惊,醉意散了点。
  “谋师,你醉了,吾送你回去休息。”语气一如既往,不容反驳。
  “但这……”于礼不合,话未说完,挣扎已被葬魂皇压下。
  “谋师刚退完鳞,本便不宜奔波,而且吾早已命他们退下,这一路不会有旁人,放心。”
  “这……好吧,那便麻烦魂皇了。”无奈的语气,仿佛已习惯了。
  “无妨。”语气不变,但上扬的嘴角却表明了一切。
        “谋师,春天到了。”
  “哈,是啊,春天来了。”
  

上面是he下面是be,穿越时空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加上去……就改成了做梦,相当于思维意识的穿越嘛(大概……)

  中域,鹓龙之殿
  王者斜卧于王座,右手撑头,闭目似已睡着,忽而睁眼,细而长的眸中光芒乍现,一股气势震慑人心。
  “谋师……阅天机……”清醒过来后才发觉原来一切都只是梦,是啊,那人早已与自己决裂……
  葬魂皇手扶着额头按摩,或许是酒喝多了,现在头还有点疼。若那人还在,或许刚醒来时桌上就已经放了一碗醒酒汤了吧,然后自己会在那人关心劝慰的语气中饮完汤。
  “哈,既已背叛,吾又何必再想。”语落,刚刚的一丝落寞与失意似是错觉,王者依旧是王者,霸气果敢如初。

入了葬阅坑之后,本来看那么多人站葬阅天真的以为不会缺粮,结果……逢年过节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那么一两个太太时不时发个一两篇(。•ˇ‸ˇ•。)真的心痛的,最后没办法只能自割腿肉了,文笔渣见谅!

写完就被朋友吐槽没有文邹邹的味道,我炸了,立马回她你觉得我像是这种文邹邹的人吗……总之就是想说文笔太渣了,文笔不错的站葬阅的妹纸求割肉,真的要被冷哭了😭
妹子们,你们看我这个没文笔的渣成这样的都有厚脸皮写了,你们就不要再藏着掖着了😭

评论(8)

热度(5)